断南

我再加班我是狗

汪汪汪

2019要快乐呀!


又被禁言了

没关系

大家也被一起禁言过

但我是被单独禁言

说明

我足够优秀


人生 就是一步步努力的

只要你坚持 就会有收获

今天我得到了人生的第一笔片酬

我要感谢有钱导演

感谢我的嘉音

感谢各位支持我的朋友们!

努力!坚持!

终会有回报的!

当你开始担任某些重要角色

开始拥有姓名

总会被人嫉妒

优秀的人总是经历过这些

但导演最终会赏识你的才华

禁言什么的都没关系

有钱哥哥  加油

等你更新!

@魏有钱


什么是女人

就是两个人在商场

“吃点啥”

“哎呦,好饱,随便吃点小吃,我晚上都不怎么吃东西的”

“我也是,那就吃这家”

吃完“喝点啥”

“不了,不了,太胀了,回家吧”

到了小区口,“不买零食了回家”

到了家“陪我下去买姨妈巾”

然后

我们拿了薯片,坚果,小火锅

奶茶,辣片,巧克力

真香~


睡了一觉。

竟然梦到了神秘博士。

梦里。

都不能拥有二位老师吗。


人生太难。

比如√

你会用标点符号✘

都会遭人嫉妒!


断南!加油!搞起!


爱到即止后续(可能有点人物性格ooc。慎戳)

爱到即止的后续  本来答我家嘉音要甜回来的,但改主意了。其实想想凭什么你所有的爱意都要得到别人的回应呢。






两年前那句话发送给过去的时候白敬亭内心是有着某种期待的,也许那天的告白太唐突让魏大勋有点束手无措,所以逃开了,也许他看到这句话会心疼自己,会跟自己说“小白呐,哥哥我也喜欢你,你这小兔子太主动啦!”可是并没有那句话,那个聊天框再也没有亮起过,甚至在那之后的某个活动上,对方没有理会在后台擦肩而过时打招呼的自己,而他也坳着一口气,自那以后再也没有搭理过对方。何老师是知道原因的,会接他偶尔醉酒时的电话,也会总是装作不经意的提起对方的状态,可这些还是并不能让他满足,那种思念,是可以让自己在没有工作的夜晚突然难以入眠,也会在某个甜美的梦中醒来时痛哭。起初,他是觉得自己有点忧郁了,想着要不要去看个医生,可是转念一想,这一切不过是爱而不得带来的一种悲伤罢了。第四年的时候,他终于忍受不住了,在跟何老师通了近两个小时的电话后,他按照对方给的号码打了过去,反复的深呼吸和准备好的措辞在接通那一刻没有任何用处,他只听到自己带着哭腔说“魏大勋,我想你了,很想很想”。然后就听到了对方温柔的安慰,以及定于周末的邀约,自己云里雾里的答应了下来,等挂了电话,吐出的是一口憋了四年的浊气以及一场痛哭。他开始担心,该如何面对,该如何自处。怀揣着不安,他与对方约在魏晨的火锅店里,隐蔽也不会受到打扰。他想象中的所有尴尬场面都没有发生,他们愉快的交谈,交谈中却连一句你这几年怎么样都没有问出口,自然的像是这四年从未间断过联系,魏大勋自然也没有提起自己当初的告白,他觉得双方又或许是带着一些小心试探的,怕毁了这重新想要建立起的关系,然后就听见魏大勋笑呵呵的说“有空带上我对象,咱们三聚一场”。他笑着答应下这个不知在什么时候的邀约,也许只是客气一下,也许是在提点自己什么。他不想再多想,这四年下来他明白自己只要能跟对方相处着,可以陪着对方,不管什么身份都无所谓的。

  白敬亭以为自己要去接受对方有了女友这事很难,但真的面对的时候也不过是十几秒的事,随后他们开心的吃了一顿饭,会聊起他和魏大勋的相识与友谊,也会聊起魏大勋与对方的相识,他甚至可以和那个姑娘一起吐槽起魏大勋,这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接受了,放下了,没那么爱了。后来的偶尔,他试探着问起魏大勋,那次活动在后台为何没有理会自己挥起的手和那句问好,结果对方惊诧的说“当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,而且你突然不理我了,我也就没有再自讨没趣”。好吧,他耸耸肩,是自己太在乎自己的感受了,误会对方了,是自己太敏感了。再后来他问对方那几年,有没有想起过自己,那人回答说忘了,应该没有注意,自己工作那么忙,认识那么多人,哪有功夫想起来,也忘了自己的世界离开了这么一个人。那一刻他很后悔问出口,又想追问对方是不是故作轻松的回答,但是他不想问了。

现今,他在魏大勋在突然问起自己会选择哪种性向时,会说你还敢问我!也会淡然的说看遇到哪种吧。

现今,他在魏大勋纠结要不要与那位姑娘组建家庭,甚至在节目中问娜姐怎么确定对方是否是对的那个人时,他看着节目在微信上与对方调侃,给对方的求婚仪式给出建议,告诉对方自己要穿不同的伴郎服时,也会得到对方一句“给我当伴郎?你怕不会哭死吧时”笑着问他是不是想掰头了!也不会去揣摩对方的这句话了,一句玩笑而已,何必在意。

现如今,他有没有放下呢?应该放下了,但是怎么这几年再没有住进他心里的人呢?